SUNPARK-扣子

谢谢你。✪ω✪

ome

独自开花花的桓🌸🌸🌸

无论输赢都坦然面对是桓无数魅力点之一
仁川真是每次翻出来看都很美味啊(ฅ>ω<*ฅ)

锄头少校:

【纪实20170731】

 /不是文,就是一个无聊的记录😂/ 
 
 
 
 

他和家人前后脚到了机场,恰逢各国运动员回国,再加上一小波粉丝,让原本就小的像蚂蚁窝似的机场拥挤不堪。他带着几乎能遮住整张脸的渔夫帽走进机场,直奔咖啡店,和爸妈坐在一起,姐姐则跑前跑后的帮他查看check in 的时间。姐姐为人亲切,对他的粉丝也很照顾,聊了一会居然都聊到了那个人和几乎他同一时间飞的这件事情。
他在咖啡店坐了没一会儿,便摘掉了帽子,换上一副墨镜走到了check in 的排队区边上站着,团队的工作人员也推着行李车跟在他边上。其实姐姐已经在替他排队了,谁也不知道他在这么引人注目的位置站着干什么。
果然,几个粉丝跑过去像他要了签名,他都一一满足了。
他似乎有点闲,但是也不像以往一样抱着手机不放。他闲的把推行李的小车推来推去,然后每一个又在摆放整齐。
他的粉丝都不知道他站在大厅中央干什么,也不知道不爱交际的他会不会不自在。
好在粉丝们的注意力很快被大批乘大巴到达的中国队员吸引走了。粉丝们的目光在二十几个中国队员中穿梭,但是并没有看到期待的那个高大身影,失望的将关注再次转像他那里,想感知他的心情。
但是带着墨镜的他,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的表情。只能知道,他在大厅傻傻站着的时候,时不时向中国队check in的地方看上几眼。
几个粉丝忽然骚动了起来,原来是那个人的爸妈和助理推着行李进来了,但是身后没有他。
他依旧无聊的到处看,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门口停着的那一辆黑色奔驰,其实以他的角度应该是能看到的。
时间似乎过了很久,久到粉丝们希望它过的慢一点。
门口再次响起快门声的时候,那个人进来了,戴着墨镜和耳机,酷酷的。因为爸妈已经给他办好了手续,所以他进门之后直接大步流星的走向安检口。
这是第一次的错过……
那个人在安检口蠢蠢的刷了很久的票才进去,跟粉丝打了招呼,便进了安检。
此时有一群人的头像磕了药一样疯狂摇动,希望那个人过安检慢一点,希望他check in的快一点。
他终于到了安检口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进去一会儿了。
这是第二次错过……
安检要一件一件的过行李,工作人员们似乎一点也不着急,过得很慢。
此时急的只有粉丝们,跳着脚向里面张望: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完安检,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已经走了。
忽然粉丝中传出一个声音:他们同框了!他们遇见了!
是的,他们在过完安检收拾行李的台子边上同了框。
那个人的墨镜还傻里傻气的别在额头上的时候,回头看到了他……

 
 
 


 
 
 


 
 
 


 
 
 

-好了,这就是我在机场看见的这个故事的全部-

[SunPark] Counterpart (Chapter 11)

加菲莲娜 Catherina:

Chapter 11

“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,让你如同王后。”
——《化身孤岛的鲸》

Both sides:

Sun先于Park到了澳大利亚训练。
Park也遵照约定,在抵澳之后告诉了Sun。
两人便在一个休息日相约出来补过生日。

Sun对Park说,我之前给你发的邮件里有提到一家特别喜欢的餐厅,今天你要不要去呢?
Park说,好啊,就按你说的办。
于是Sun开车把Park带到了他所说的餐馆。
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聊到了世锦赛之后的很多事情,气氛十分轻松。
Sun一边听Park讲述,一边忘我地看着Park的脸和表情,笑得有点傻乎乎的。Park感觉到了,有点不太好意思,于是对Sun说:
“你那封邮件里不是说,这个餐厅吃完之后可以沿着岸堤走到沙滩上看落日,景色挺不错的?”
“你记得很清楚啊,”Sun笑得有点促狭,“吃完我们就出去吧,看到那边的小道没?沿着往前走就行了。”

餐后两人沿着沙滩散步,海岸线柔和地蜿蜒向远方,晚霞把整个天空装点得异常瑰丽。
两人仍旧有一搭没一搭地乱侃,安逸舒服,细软的沙子在脚下的摩擦声竟也悦耳起来。
抬头看了一会儿霞光,Sun扭头跟Park说,“我不知道怎么对你才是你所喜欢的。”

Park抬眼看他,有点诧异Sun突然说出奇怪的话。
Sun接着说,“我跟你说很多话发很多邮件你也不理我,我不说话了以为是你想多说一点,可你又乐得安静;看看,现在我走近你你又要躲开了——” Sun突然向Park靠近了一步,Park下意识地往后晃了一晃,他嗔怪地瞟了Sun一眼。
“你到底喜欢怎样,你说嘛。”Sun有点无奈。
Park嘟了嘟嘴避开Sun的目光,望向另一方,“不是这样的,”他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,低头笑了起来,“没有的事,你胡说。”
Sun低头看着他翘起的嘴角和眼梢,没有再说话。
两个人又走了一段。

Sun沿着坡度往下走了一点,站到了一个较低的地方,仰头看着Park,开始说话。
“我想了很久,到底送你什么作生日礼物最好,但似乎送什么都不够合适。
你其实也不缺什么,衣服,耳机,挂饰,电子产品……你什么都有。
而且在想你缺什么的时候,我才发现,不知不觉中我模仿了你的爱好;
当我发现我喜欢的正好也是你喜欢的,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把模仿变成自己的风格了。”
Park蓦然想起很早以前Korean media就曝出的Sun模仿他的耳机、毛巾等等东西,现在听到正主亲口承认,感慨万分。

Sun接着说,
“送什么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意。
在我最彷徨的时候,仿佛处在人生最黑暗的低谷的时候,
是你的邮件一次又一次让我觉得,还有人对我好,
还有人在期待我。”
对于Sun来说,Park不经意的就在他的生命里占据了一部分,不经意又做了点对Sun意义重大的事。
Park自己可能是无意识的,但是,对于Sun来说,像Park这样又努力又高尚的对手,就算还有,Sun的眼里也已经盛不下第二个。
在这浩淼的世界上,也许某个角落还存在着一个跟Park同名同姓的人;
可是让Sun尊敬而又想征服,想征服而又喜欢,喜欢而又尊敬的Park,从头到尾只有这一个。
Sun希望能给Park他所能做到的最好。

“后来我就想明白了。
物质,你都有了;
情商我比不上你,所以大概说不出什么让你特别欣慰的话;
那么,我所能给你最好的礼物,就是在接下来的封闭训练里把自己的状态调到最佳;
做你最好最强的对手,
给你最值最拼的一场比赛,
是直到许多年后想起来都毫无遗憾的那种。
这是我能够也愿意为你做的最好。”
这个礼物,也只有我给得起。

直到这一刻,Park终于看懂了Sun脸上隐隐带有的不安,连同此前电话里的焦躁。
Sun已经敏锐地感觉到自己打算在里约之后淡出职业泳坛的心思。
Sun刚刚说,“最好的,最值的,毫无遗憾的。”
这意味着他知道不太会有以后了。
像Sun这种生命中仿佛自带阳光和热量的人,亦为终将到来的别离而焦虑。
对于职业选手来说,退役就是别离。很少还有什么契机会让他们在这之后重逢,再一起做些什么。
原来别离在步步逼近。


Park可以预见,在过去的日子里如此努力地证明着自己的两人,在未来的岁月里定必也会积极地、精彩地活着,但是再不能向右或向左偏头45°,就看到对方同样在拼搏的身姿。
他们的生涯由于成绩的接近,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,不止两人各自暗暗关注着对方,外界也在饶有趣味地观察着两人的比拼。

这是人一辈子里最美好的10年,跟它联系在一起的是关于青春、奋斗、向上、进步这类有着温暖光辉的词语。
正如人不会再有第二次青春,Park此刻终于意识到,他的生命里自始至终也只会有一个Sun,伴随着他的得意失意,起伏浮沉。
但是在不久的将来,这个Sun会淡出他的轨道。

而Sun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,比Park更早,他正努力尝试在余下的日子里做些什么,让这段相伴更加深刻。
所以他写了许多邮件,要了电话号码,发短信问候他,为他唱歌庆生,约他出来补过生日。
Sun也舍不得。
对于Sun来说,Park最初是他的追赶目标,后来是他想发展比赛以外友谊的对象,再后来,是他想努力让之快乐、成全其愿望的对象。
对于Park来说,作为后辈的Sun很有潜力,让他有危机感;作为对手的Sun很有实力,让他在最累的时刻只要想起就能坚持;作为朋友的Sun感情充沛而直白,在全亚洲人民的面前送蛋糕让他都挺不好意思……

Park忽然想到,不知不觉间Sun已经逐渐渗入到他的生活中,比赛也好平时也好,Sun慢慢在“Park想得起的人”这个名单上越来越靠前。
Sun很重要。
这个重要的Sun,认真地对自己说,我要送你最好的礼物。
而这也正是Park最需要的礼物。

不是任何名贵的实物,甜蜜的话语,而是在肯定、并且帮助实现Park立身的根本,自信的根本。
用最好的我,支持和带动最好的你。
Sun对自己的感情超越了索取和争夺,这是一种成全和成就。

念及此,Park微微俯下身子与Sun平视,绽放出最好的、发自心底的笑容:
“Thank you, Sun Yang, I mean...really, thank you so much. It is the best gift I've ever got.” 
Park向来谈吐得体,口齿伶俐,这次却真切的词穷了。

Sun咧开嘴笑了。他伸出右手握上Park的右手把他拉近,用右肩碰碰Park的右肩,左手抚上Park的背。
“我也要谢谢你。For everything.” 


占有一个人,是要他给你你想要的东西;
爱一个人,是给他他想要的东西。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作者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爱是包容,成全,恩慈,体谅;
爱是永不止息;
“如同永世不没的太阳一般光辉灿烂”。

Honestly,这是我私心最喜欢的一章。